不能陪你到老 每逢佳节倍思亲,记忆中的父亲永

  每逢佳节倍思亲,记忆中的父亲永远是那一副摸样,但是他的爱是那么的深沉,温暖了我一生,遗憾的是却不能陪你到老,下面是小编带来的关于人生的美文:我却不能陪你到老,希望你们喜欢。

  一

  那时,很多人都说我是孙猴子,现在想想,自己应该也是,或许比孙猴子还更操蛋。

  读四年级的那年,算得上是我人生历程当中最重要的坐标之年。这年,有一个高年级的同学,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把我养的四条蚕虫弄死两条。我一气之下,哭着,攥着一块大石头追着他满校园跑。

  校长见状,马上冲上来截住了我,把我拽进了校长办公室。他试图强行夺走我手上的石头,结果我气不得解,举起石头砸向了他,正中他的右脚背。盛怒之下的校长,狠狠地回敬了我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被打得晕头转向。后来,跟父亲一起长大的校长,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亲。但是,父亲没有骂我,也许他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或者他知道多年来我们兄弟姐妹因为没有母亲的庇护而被人经常欺负的辛酸经历。

  到了五年级,父亲有一次征求我的意见,说要送我到广东清远银盏读书。我说好,因为我知道一向疼我爱我的姑姑就嫁在银盏。

  然而,我到银盏只读了一年。就在六年级即将开学的时候,我跟父亲说想回湖南读书。他迟疑了一下,“嗯”了一声,再没说什么。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父亲在吃晚饭的时候问我,是否愿意到刚刚建好的走马坵小学读书。因为我以前没有听说过走马坵小学,拿不定主意,就没有吭声。

  他看见我在迟疑,继续补充说走马坵小学虽然是刚刚成立的,可回来担任班主任的是张杰老师;他虽然已经退休了,但为了报答乡梓之情,自愿回家培桃育李。

  张杰老师我早就听别人说过,一直在中心小学教书,非常厉害,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样样都会,培育了不少人才,尤其是教学方面是乡里的一面旗帜,然而因为地主出身,受到了不少迫害,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儿女。

  听说是张杰老师教我们,我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去走马坵小学读书。

  我这只孙猴子在张杰老师的调教下,成绩上升很快。一年后,我竟然以全县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中学宜章一中。父亲简直不敢相信,我也不敢相信,但无论如何,通知书却是铁铮铮的事实。当校长谢柏斌老师把通知书交到父亲手上的那一刻,他像捧着无价之宝,本来不识字的他端详好久,好久,激动不已,嘴里不停地说好好。

  二

  我成了山里第一个飞出的凤凰。自此,我成了父亲的骄傲,尤其是当村人在夸我有出息的时候,他嘴里虽“说哪里哪里”,可他心里却乐开了花。自母亲在我五岁去世后,靠他一个人抚育着姐姐、我、弟弟、妹妹的他,生存的艰辛,感觉幸福和快乐仿佛已经把我们抛弃,父亲也变得寡言少语。我考上一中,给了他和这个家庭莫大的宽慰,他也开始喜欢串门了,似乎总喜欢别人问他儿子在学校的学习情况。

  初一第一学期,我正在专心致志地上课。突然,全班的同学都在往窗户外面看——原来父亲在窗子外面探头探脑地往教室里看。当时已经十月底,地处山区的县城已经很冷,他穿着破旧的卫生衣,星星点点布满着小洞,还有不少油渍和泥渍;还有黧黑的脸颊,蓬松且脏兮兮的头发。见此情景,我恨不得找一个洞钻进去,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他这次来学校找我,说是为了央求班主任老师多关照我,还特地去山里挖了一些蕨根糍粑带过来给班主任谢新堂老师。我心里虽然有点埋怨,但也没有说什么。可等我回到教室的时候,历史老师好像有点不高兴,提醒大家以后要是有家长来找,最好下课后。

  我知道他在说我。

  中午,我带他在学校食堂吃完饭后,便带着他去班主任谢新堂老师住处。在前往谢老师住处的路上,我再仔细端详了一下父亲,咔叽布的裤子打着补丁,上面不少天地里耕作的痕迹,一双穿得泛黄的解放鞋也满是泥泞。

  他边走边时不时看着我,笑呵呵的,可我心里不是滋味——我们班里大部分是城里的孩子,他们的家长来看他们的时候都十分光鲜,甚至还有很多家长是县里的领导——我心里总觉得我们太寒碜了(现在回忆起来,真的是太不应该)。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把他带到了谢老师住的筒子楼。

  谢老师和师母非常热情的接待了我们,给我们倒茶,递水果,但父亲把蕨根糍粑放到茶几上后,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说请谢老师多关照关照,样子十分木讷,呆呆地坐着。也许在他心里,只要把东西送到岸,就已经圆满地完成了任务,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的本分展露无遗。

  三

  高三的时候,我也是正在上课。对我最关心的历史老师王一清从隔壁办公室走到窗外,用手指了指我。于是,我走了出去。他告诉我,父亲在教师办公室等我。

  我向正在上课的李绍兴老师请了假,便跟着王老师走进了教师办公室。

  王老师已经安排他坐在一位正在上课老师的位置上。父亲见我进来,笑呵呵地站起来,穿着一双深蓝色的一字拖,也就是到了夏天农村男人清一色穿的那种,一条深灰色齐膝的短裤,挂着一件红色但已经褪色泛白的背心。

  见我进来,他唯唯诺诺地向王老师点头致意后,便提起一个沉甸甸地袋子来:“逊古,我们家的奈李熟了,我特地摘了一些来给你尝尝”。

  我“嗯”了一声,接过了袋子,便向王老师眼神交流了一下,就提着袋子回教室了。虽然我心里觉得他没有必要专程跑到学校来送一袋李子,但心里还是非常感动——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他,起早摸黑,粗茶淡饭,但时时时惦记着在城里读书的儿子。

  四

  我考上大学后,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是大一的时候,他因为脑溢血半瘫痪。我在作出辍学回家肩负一个长子该肩负的责任的决定后,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我:“都到这个程度了,我们还放弃?”

  我知道这句话的分量,他不希望我为了他、为了这个家庭而放弃我的前程。

  就为了他这句话,我没有放弃,为了他,也为了我,我坚持了下去。

  大学毕业后,虽然我已经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上了研究生,可我毫不犹豫的放弃了。我知道,在面对抉择的时候,我们不能仅仅为了自己,我得让含辛茹苦这么多年的父亲享享清福,何况我已经成功实现了逃离祖祖辈辈那种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刚好这一年,“非典”肆虐,大学封校,南雄市教育局一辆大巴一咕噜就把四十多个湖南学子带到了南雄,我被分到了南雄市一中工作。于我来说,农村伢子能吃上了“国家粮”,这已经是天大的造化,在小山村里成了一个不小的话题。

  然而,当我提出把父亲接到南雄的时候,他却说:“不急不急,等你以后结婚生小孩后,我来帮你带孩子。”

  我犹豫了,我只能说好。

  就是因为这一犹豫,我与他成为永诀,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我工作不到半年,他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没有给我一个幼羊跪乳、乌鸦反哺的机会——这成了我十几年来心里挥之不去的伤痛,时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啮噬着我的魂灵。

  因为,他陪我长大,我却不能陪他到老!

  五

  今天,也就是九九重阳节,一个朋友特地邀请我参加他们村里重阳节的全村宴。

  虽然我手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领导交办周末必须得完成,但是,我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在加班加点完成后,在落日的余晖中,我来到了他们的村子。

  看到村里的老人们颐养天年,含饴弄孙,其乐融融;看到年轻一辈尊老爱幼,孝敬长辈,我心里十分高兴。

  但是,在这高兴中,也夹着我无尽的羡慕和许许多多的嫉妒。

  因为,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他陪我长大,我却没有陪他到老!

  我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自己一腔的思念、感激和愧疚之情,朝着北往的方向,长久的注视,长久的驻立,长久地想啊想。

  不管是谁,双亲在,家就在,根就在。一旦双亲离开了我们,不管你怎样,你都像无根的浮萍,注定了肉身和灵魂的漂泊。

  此时此刻,我只能把这满腔的情感,借助文字,通过冥冥的渠道,向远在天国的父亲表达无尽的思念、想念和感激之情。

  他陪我长大,我却不能陪他到老!

  寄言身边人,双亲在时多问暖,莫到别后空泪痕!

版权声明:文章均来自网络,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 请联系我们将配合处理!